2008年2月20日 星期三

因為,我走過!

文章來源:自由時報電子報
作者:陳炫任 吳鳳技術學院助理教授

二月十六日,我由北回歸線出發,跟著逆風而行的行腳隊伍,陪走了一天,隔天又參與西螺大橋跨越濁水溪之行;對我而言,這是一趟意義非凡的課外教學。與我同行的,是我年近七旬的四姨。其實,上路約莫兩小時後,她的腳便出現了不適,但她的意志力卻支撐她老人家走完行程。到底這樣的逆風而行有什麼樣的意義,能夠支撐著參與的每一個人呢?我想說的是:如果台灣是我們共同的母親,一步一腳印的行腳,讓我和台灣土地近距離接觸,讓我對這塊土地有了更深刻的認識、更深刻的感情!

十六日當天早上九點,行腳隊伍由北回歸線出發,途中兩次休息,居然在十一點左右,就到達嘉義縣市交界的牛稠溪。以前,對這段路的認知,總在車上,或在交通號誌的閃動之間。我原以為這段路需要走上一世紀,結果,嘉義市,兩小時就走完了!當然這也和行經路線有關,我們只走在較外圍的道路上,行腳隊伍在媒體上的能見度不高,不能和更多的嘉義市民接觸,很可惜。

不過話說回來,儘管沒有媒體鎂光燈為伴,一天的陪走下來,我感受到腳下的台灣土地,如今台一線嘉義─斗南路段,對我而言,已經有了不同的意義,因為,我走過!我感受到鄉親的熱情與冷漠,有人為我們揮手加油,也有人對我們視而不見;更神奇的是,一路走來,我感受到一股使命感告訴我,既然開始走了,我一定要走下去,我一定要走完。

十七日跨越濁水溪是名副其實的逆風之行,風很大,行走起來十分困難,我看見一對年輕夫婦,帶著襁褓中的嬰孩同行,母親懷中的嬰孩,睡得安穩,嬰孩讓我想起被台灣土地所懷抱的我們。

過了濁水溪之後,由於四姨腳上已經起了水泡,考量老人家的身體健康,我們只好先中斷行程。回程時,順風而行,有風相助,容易多了。

順風與逆風的不同景況,我終於明白,為什麼行腳隊伍命名為逆風而行了!這何嘗不像本土派在台灣政壇的現況!四姨和我約定,休養生息後,我們還要再出發,要在二二八當天,能和行腳隊伍一起走入台北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