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1日 星期一

台灣人恨了自己應該珍惜的人! by 鄭正煜

台灣人恨了自己應該珍惜的人!
鄭正煜2009/05/08

 二00八年九月五日,陳前總統被中國勢力諷喻為南下「取暖」之旅第一 站就是到南社,下車時我以社長的身份趨前迎接。事後,一位交往二十幾年、共行環保生態之路的素淨女孩告訴我:「鄭老師,看到電視上你接待陳水扁的畫面,想 不到你這種人竟然會做這種事,我難過了兩個晚上都睡不著覺」。

  南社有一位退休的女教授,曾經因為我當年身罹重病,不計消瘦還在為台灣文化前途奔勞,這位女教授當眾、當丈夫之面熱情對我做珍惜的擁抱。給阿扁溫暖在媒體呈現後,女教授對我說了很失望的重話,我不知道她會不會正式退出南社,但是我對自己的抉擇絕對沒有後悔!

   前年年底高雄市長選戰,南社與南方公民社會守護聯盟等二十幾個團體舉辦守護愛河大型群眾活動前,陳菊的民調都輸七、八%以上,最高甚至達到15%,「守 護愛河」後陳菊民調逐漸上升,贏過國民黨的黃俊英三至四%,最後,以小贏一一一四票險勝。如果沒有「守護愛河」的大造勢,陳菊顯然不可能當選,高雄市的台 灣南方江山勢將棄守,民進黨總統選局將提早大崩潰。

  「守護愛河」大造勢的一千多萬經費,陳前總統來南社時說這筆錢都是由他提供,事後也為陳菊市長所證實。

  許許多多以嚴正之聲切割、抨擊陳水扁貪腐的人,實際上也拿了陳水扁的錢做為參與選戰的資糧,如今大家反噬阿扁一口,將心比心感受一下阿扁的眼眶有沒有噙著眼淚苦吞人性的冷酷與殘狠!

  有許多人批評陳水扁總統任內意志不堅,說了許多不該說的話。李登輝先生擔任總統十二年,也講了許多五四三的言語,到今天仍然如此。若要指責陳前總統,我們可不可以就陳前總統的內、外在的生存環境為陳前總統設想?

   二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時,中國的學界鷹派、解放軍鷹派都蠢蠢欲動,台、中形勢極端的嚴峻,我親耳聽過一個中國人民大學的教授說:局勢一觸即發!而當 時的台灣,湯耀明總長召集各軍種總司令及軍團司令、艦隊司令以上高級將領暢所欲言,事後有刊物報導,若將當時的發言「依法辦理」,許多將領都可以「處以極 刑」!足見陳水扁的政治處境是何等的內外交煎!

  二00四年三一九,藍營不服槍擊案與作票案展開一連串政治大騷擾,當時南社的一位女教 授因為深深懷憂夜不成眠,頻頻打電話問我應該怎麼辦?當街頭流血不斷出現,變亂氣氛十分詭異的時候,長老教會刊登廣告呼籲摩托車上、汽車上、家中的鐵窗上 大家都繫黃絲帶為台灣的和平祈福。南社朋友覺得和平呼籲可行,宣告召開記者會,到時準備好的黃絲帶卻不敢拿出來。大家試想:如果我們的汽車因繫上黃絲帶而 成為攻擊的目標,進而形成街頭的流血對抗,台灣現場將會出現何等恐怖的現象。南社不是主要當事者,連呼籲和平的黃絲帶都不敢拿出來,身為國家最重要核心的 陳前總統處境將是何等的艱難!陳前總統的內外交煎不是僅只島內、島外中國人的交相侵逼,美國的對台強壓,也使陳前總統的身心飽受摧殘。 
 
   陳唐山先生有一次在一個十幾位獨派領袖的餐宴上就表示:如果不是擔任總統府秘書長,親眼看到美國在台協會楊甦棣處長攜帶「白宮訓令」,就華府反對陳前總 統的凍結「國統會」、「國統綱領」與「入聯公投」案,要扁仔細聽,然後楊甦棣就一個字一個字唸,唸完後,陳前總統靜靜的回答:「我知道了!」之後,陳唐山 先生說他親眼看到了扁的不為所動與特有的堅持。

 今年一月十一日,前外交部黃志芳部長在接受監察院約談時表示:二00六年農曆春節,陳前 總統在官田老家喝春酒時提出「廢統說」,台美關係瞬間變得非常緊張,原本陳前總統還想採取進一步動作,黃表示反對,結果扁親自打電話,足足把他痛罵了半小 時,印證了陳唐山先生所講的陳前總統的「不為所動」與「特有的堅持」!

 有人說:陳前總統即便有台灣主體的忠誠與堅持,陳前總統的才具也 是只配當「市長」,不適合「總統」大任。在台北市長任內,公車專用道、威力拖吊使台北交通煥然一新;區公所、戶政事務所,請坐奉茶,公務員服務效率與態度 大幅改善;整頓台北市銀行,體質趨於健全。種種種種、在在顯示陳前總統的能力與勤政。

 執掌國政以後,陳前總統仍然忠勤國政,從以下幾個 簡例不難知悉一、二。二000年第一次當選總統時,參謀總長湯耀明立即致上三軍效忠電文,對照馬英九當選三軍不必作效忠表態,即可顯示軍方有明確的不穩定 性。為求改、轉型,撫慰軍心,陳前總統就職後「任何高山、離島,只要有軍兵駐紮,必一一親臨,甚至有屏東大漢山基地,連上六次,幾經顛躓,直到第六次才上 山成功。幸虧陳前總統當時猶在壯盛之年,否則常人身心何能以堪!」

 台灣人民何妨回憶:二000年的總統大選,陳前統提出「境外決戰」的 嶄新軍事政策,不讓台、中萬一不幸爆發軍事對決,台灣本島能免於大片烽火,損及台灣人民的身家、性命、財產安全。八年執政時間匆匆而過,依據國際軍事媒體 的報導,陳前總統任內我的尖端武器研發,雄三、雄二E飛彈有重大突破,射程足以抵達中國的上海、廣州、深圳、香港。中國若想輕率武力犯台,必須多為本身可 能蒙受的損失多做思考。然而陳前總統的軍事成就,如今已遭馬英九終止研究,而且企圖藉口將領升遷買官、賣官另闢清算陳前總統戰場。其實,此事的幕後本質, 在於鬥爭陳前總統「將效忠中國的軍人逐步轉型為效忠台灣」的將官任用政策。

 戮力國防如此,外來戰場上,陳前總統亦有令人感心之處。陳唐 山先生擔任外交部長時期,在國外為我國做為WHO觀察員奮戰,陳前總統一直堅持要在第一時間獲知會議表決最後結果。由於國際時差,陳部長的電話打入官邸, 已近凌晨五時,結果鈴聲一響,陳前總統立即接聽電話。大家何妨設身處地想想,陳前總統半夜猶要服侍夫人的如廁,身心劬勞,竟要何等的生命意志!

   八年總統任內,治國無能是中國勢力攻訐陳前總統的定評,尤以經濟問題為然,其實馬英九執政將近一年,治國的經濟能力誰高誰低,兩相對照,已甚明顯。陳前 總統經濟治國能力事實上絕不比同級的星、港、韓為差,連八年八百億的治水預算都長期阻斷於國民黨掌握的立法院,無法經由國內建設的驅動帶動內需以提升 GDP數值,最該檢討的才是國民黨跡近惡意的干擾與阻攔。

  當年國民黨眼中之釘杜正勝因受長官冷言意圖求去時,進入總統府表示態度並進 行辭行。結果,杜正勝說,陳前總統一席話中提到的兩件事使他喪失辭職的能力:第一、陳前總統說:台北市升高中的社會科考題,原來台灣的題目比例都只佔個位 數,擔任台北市長後一年,台灣題升為百分之十五;第二年,升為百分之二十五;第三年,再升為百分之三十五。再來是市長落選,台北市的台灣人不給陳前總統和 自己子弟第四年達到百分之四十五的出題機會,雖然陳前總統的民調滿意度高達百分之七十六,台北市的台灣人還是對自己滿意的市長吐了濃痰!陳前總統,請你不 要哭!

  杜正勝說的第二件事是:陳前總統問孫子趙翊安:「翊安,爾(ㄋㄧˋ)係啥米人?」翊安說:「哇係台灣人」。陳前總統問杜正勝:你教育孩子有没有我台灣立場堅定?進行的台灣主體教育有沒有做得比我多?

  然而杜正勝親承中國政客、中國媒體無數砲火,陳前總統何以遭受中國勢力千刀萬里追殺,背後的主要動機還有什麼討論的必要?

  陳前總統執掌國政八年,國會不執政、媒體不執政、文官體系不執政;國防不執政、情治不執政,司法不執政。台灣本土勢力由於政治力、社會力、文化力,都處於嚴重弱勢的狀態,陳前總統遂得承受中國勢力假藉司法手段殘酷凌虐的後果。

   試想:依照陳前總統所說:二00八年總統大選前,有兩位企圖爭取「院長」人物各募捐十億元給馬;李遠哲前院長說:兩位科技界大老向他表示各捐五億給馬; 柯建銘立委說他知道有三位企業家捐六億給馬。所述如果屬實,馬在短時間內就獲得三十六億元天文鉅款,大額收入如此,更具意義的是三十六億元如何「開支」? 流向何方?然而對馬而言,情治、法庭除了鬥扁的工具性意義以外,對馬的違法、犯法不具偵察、審判的功能。這是馬英九今日以溫良、儒雅的「形象」飄然挺進總 統府官衙號令全國,陳前總統進入看守所卻須全身赤祼檢查身體毫毛、並幽囚於國民黨黨牢的大形勢所在!

  個人在多方搜尋、思索扁案的司法 本質後,立下終生必將營救陳前總統的願心。其中就司法層次而言有兩大原則:第一、辦扁必須契符法律要件。第二、以辦扁的嚴格法律尺寸辦所有的政治人物。然 而,正如為了對扁案的法律要件做更深入的瞭解,個人耗了十個小時進入旁聽陳前總統的再羈押庭攻防,中場休息時,曾經也參與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的鄭勝助律師 告訴本人就扁案的綜合判斷是:「這個案子是陳水扁做為台灣人的原罪」。事實正是如此:有原罪豈可不揹十字架!

  問題的本質是:台灣人如果竟能冷靜的坐視陳前總統揹負沉重的十字架,在中國勢力鬥臭陳前總統之後,如果竟能鬥死陳前總統,請問台灣人:大家的未來在那裡?幸福在何處!

鄭正煜(台灣南社社長)2009.4.27 高雄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